章节目录 第883章 不过是同在屋檐下的陌生人

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.bikuge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kuge.com

    她快速的涂上粉底,眼影,眼线,口红,深吸了一口气,整了整头发,才去开门,扬起笑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邢不霍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虽然简单,可是只有家人会这种语气说话,穆婉的眼中又是酸酸涩涩的。

    母亲和父亲离婚后,父亲酗酒,经常不回来,从小,家中一直只有她,冷冷清清的,她做好了饭,经常对着家中的小猫说,吃饭了。

    和邢不霍在一起的五年,虽然没有夫妻之实,可是邢不霍对她极好的,陪她吃饭,陪她散步,陪她买东西,就算是出席宴会,也会照顾她,让她少喝点酒,生病了,会递上药和水,做噩梦了,也会陪着她,如果她被其他人欺负了,他会强势而又绝对的保护她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以为这会是一辈子,也好。

    可,根本就没一辈子,这些,很快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邢不霍觉察出她的异样,“你还有什么愿望没有达成?”

    穆婉抬头看向他,“是不是我说什么愿望,你都帮我达成?”

    邢不霍看着她红红的眼睛,点了点头,“即便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穆婉鼻子酸酸的,又有种想哭的冲动,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准备过完年什么时候宣布离婚?”

    “初十。”

    穆婉点头,“好,从现在起到初十还有十五天,这十五天里,我们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那样生活,这就是我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过得,就是夫妻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的。”穆婉直直的看着邢不霍。

    “婉婉,离婚后,我们没有可能再在一起,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,别把自己给我糟蹋,你可以找到适合你的。”邢不霍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给你就是糟蹋,如果我是心甘情愿的呢,如果我就是想要呢?”穆婉别过脸,觉得丢脸,自嘲的笑了、

    她一项骄傲,自尊心强,这些话,她原本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的,所以忍耐了五年。

    在这两年里,邢不霍不愿意碰她,有次她借酒装疯,他还是没有碰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心里有个女人,这个女人占据了他全部的思维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女人的幸福,他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,做总统,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要他放掉自己的地方,他就放,即便,这个敌人会让他陷入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在法庭上,再次陷他于不利,他也没有半点怨言,像是隐藏在暗处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他不心疼自己,她心疼,她把一切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守护着别人,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心。

    她守护着他,也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不问,不怨,不为难,不点破,他按照他的心意去做,她陪着他去做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,她和他被迫分开,他说是因为有人要对付他,这个有人,就是当初他放走的敌人吧。

    穆婉承认,她有再好的修养,再好的忍耐力,此时此刻,也有些不淡定,特别是邢不霍沉默着,他并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丢脸,丢脸到,索性破碗破摔了,“不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想法都是不理智的,在冲动下做出来的决定,往往会后悔。”邢不霍劝道。

    “冲不冲动,后不后悔,都是我的事情,你不是说要完成我的心愿,这就是我的心愿,离婚后,我过我的生活,你过你的生活,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,不用你担心,也不需要你考虑我的处境,你只需要按照你的意愿好好守护她就可以了。”穆婉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”邢不霍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吃,五年了,她都给顾凌擎又生了一个女儿了,你呢,你比顾凌擎大,她过了年都三十五了,他们儿女成群,你有什么,你自己都清楚,设计我陷害你,不过是刚开始,以后还有更多更多的阴谋,到时候你一无所有,你这是为了什么!”穆婉把情绪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吃饭,就先休息休息吧,我过会再来喊你。”邢不霍转过身。

    穆婉重重的把门甩上了。

    邢不霍轻飘飘的,她说什么都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,什么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别人说一点顾凌擎和白雅的坏话,她也是不行的,他没有对付她,已经算是客气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觉得好难过,想要爆发,想要歇斯底里,然后在绝望中平静,在更绝望中安逸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她就这样站在门口,回忆着她和他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她从一开始对他的排斥,到后来的习惯,再到后来的心动。

    女人心动后,就会很可悲,特别是在对方不爱她后,多少个晚上,她难受的失眠,可是明天还要打起精神,让自己学习到更多,去帮助他稳住地位。

    她经常安慰自己,白雅已经是其他人的妻子,至少,她是邢不霍的妻子,一辈子的妻子,一起陪他到最后的人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连妻子这个身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想的多了,就想到有一次,他生日,她为他做了蛋糕,给他送过去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和兄弟们一起喝酒,喝醉了。

    她听到邢不霍在对他手下说,他应该听白雅的,不要因为利益选择不爱的人,那样生活会一团糟,也会因为没有爱人而变得不幸,他和她,就像是生活在同一空间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陌生人,不爱,一团糟,听白雅的,这些字眼,当时就想一根根针,直接刺在了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五年,她和他在一起五年,一团糟,不爱,还是在同一空间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她疼的不能呼吸,身体每一个地方都是痛的,痛的,就连走路,都有无数把刀子在割。

    那晚,他没有回来,她又哭了一晚上,越想,越觉得悲哀。

    不过,还好,她还有一辈子去陪伴。

    当陪伴都是奢求,所有储存的负面情绪全部在同一时间爆发出来,她有些难以承受,很难受。

    难受的想要发泄,又没有什么发泄的方法,咬了自己的虎口,疼痛戾气相互抵消了,等平静下来,虎口处血淋淋的,都被自己快咬烂了……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kug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kug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