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886章 不贪恋温暖,才不会冰凉的彻底

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库阁 www.bikuge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kuge.com

    邢不霍望着穆婉波若秋水的眼眸,心里衍生出怜惜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错,错的是,嫁给了他。

    去吧,你的事情,我跟他们说了,他们都相信你是无辜的,会善待你。邢不霍沉声道。

    穆婉的眼中有些瑟瑟然的苦涩。很多想法在脑中撞击。

    邢不霍的家人很好,理智,高尚,包容,宽容,大爱。

    特别是白雅,确实是她见过最完美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她输的心服口服,或许,她其实,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过,毕竟从来都没有走进过邢不霍的心里。

    好的。穆婉温柔的说道,那我先回房间了,你要是饿了,让林嫂准备夜宵,以后这些事情,都要林嫂做了,不要不吃,是你说的,会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邢不霍点头。

    穆婉没有多停留,转身回房间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多留一刻,就会多一分不舍。

    如今,她二十六了,这么多年来,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爱情,更没有享受过爱情,从来都是求而不得,觉得自己听可悲,所以会伤心,可怨不得别人,是她自己不够完美。

    心里囤积了太多的水,上了床,盖好了杯子,没有关灯,望着紧闭的门,不想睡,她和邢不霍能相处的时间只有242个小时,睡一觉,6小时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傻傻的,睁着眼睛到天亮,很早,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她颓废了一段时间,不能再颓废了,去了厨房,一边听着手机上的课程,一边给邢不霍准备早饭。

    夫人,你好早。林嫂听到声音起床。

    穆婉微微一笑,睡不着,起的早一点,今天我们去邢不霍弟弟那边吃饭,不在家,你也早点回去吧,家里应该等着你回去过年了。

    好,那我现在就走了啊,还有……林嫂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怎么了?穆婉问道。

    夫人,我能不能初三再上班,初一我想和家里人聚聚,初二,我娘家那边聚餐。林嫂请求道。

    没关系的,你初五的时候再上班吧,我一会跟不霍说下。穆婉柔声道。

    那谢谢夫人啊。林嫂高兴的回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穆婉做好了鸡粥,关上了电源,邢不霍还没有起,她换上了鞋子,出去散步。

    已经五点半了,但是冬天的早晨,六点多才开始亮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沿着湖边散步,今天有很大的雾,虽然潮湿,空气却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她想到之前她买了很多风信子的种子,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都没有种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喜欢风信子,一朵上面有很多的小花,看起来很热闹,也很香,颜色还是各种各样的。

    她回去拿了风信子的种子,走到湖边,种上了很多,种到天空开始泛白,雾气散开,邢不霍出来跑步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她,朝着她走过来,责怪道:你早上就穿这点衣服?

    穆婉笑了,喜欢听他这种带着关心的责怪,会让她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说道:邢不霍,有件事情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以前在冬天的时候都只穿两件衣服,习惯了,都是一样的,并不觉得冷,你快去跑步吧,我快把这些花种好了,说不定一个月后就会开花了。穆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邢不霍上前,把身上的运动外套脱下来,披在她的身上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被动的发红,冷的就像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你以前只穿两件衣服是因为那个时候你还年轻,年纪大了,风寒如体,以后有的苦吃,赶紧回去,要种花穿上羽绒服再出来。

    你的年纪比我大多了,你才要好好注意,我知道了。穆婉把他带着体温的衣服拿下来,递到他的手上,自己朝着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贪恋邢不霍的温暖,而是当温暖过后,会觉得更加寒冷。

    既然,离婚是结局,老死不相往来是他们发展的人生轨迹,她想,自己走的时候,可以不要那么不舍。

    走到别墅,脸上流的眼泪变得更加冰冷。

    她被冻的流鼻涕了,抽了纸巾,醒了醒鼻子,去洗手间洗了脸,脸被冻的发红,事实上,露在空气中的脖子都被冻的麻木了。

    以后,没有邢不霍的日子,要怎么过?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忍住了哭泣,从洗手间出来,邢不霍也回来了,给她泡了一杯姜糖水,像是一个长辈一样,说教道你要自己懂得照顾自己,这个世界上,除了自己,没有人是可靠的,你都不照顾自己了,没有人会照顾你。

    穆婉笑了,点头,你严肃的时候,和你弟弟很像。

    邢不霍顿了顿,别转移话题,回房间先把衣服穿好了出来。

    穆婉颔首,转身去了房间,听话的穿着羽绒服出来。

    邢不霍这才放心。我去跑步,对了,我没有看到林嫂,你放她假了吗?

    嗯,我让她初五再来上班可以的吧?穆婉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邢不霍点头,今年多给林嫂点钱,她儿子生了小孩。

    我知道的,已经多给了,放心,你去跑步吧,跑完回来吃早饭。穆婉催促道。

    嗯。邢不霍出门,按照他的习惯跑着步。

    穆婉出去,在湖边把剩下的风信子种好。

    网上说:紫色的风信子的花语是悲伤,嫉妒,忧郁的爱,也表示怀念,道歉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像她不能说的心情,种好了花,浇好了水,邢不霍还在跑步。

    她回去把粥重新热了热,炒了西蓝花,两个荷包蛋,泡上了牛奶。

    邢不霍回来,她刚想喊他吃早饭,看他走去楼上,话停留在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她不想因为她的话,影响他原本准备好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相处了五年,五年里,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,她让他住进心里,成了她的习惯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邢不霍有没有把她当成习惯,希望没有吧。

    因为以后她会离开这里,这个别墅里,就只剩下邢不霍。

    工作再忙,身心再疲惫,她也不能陪着他了。

    没有把她当成习惯,他的生活就不会改变太多,不能说幸福,因为白雅没有在他身边,至少,不要不幸……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kuge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kuge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